金沙网站手机版_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热门关键词: 金沙网站手机版,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死声金沙网站手机版:
分类:小说

金沙网站手机版 1
  我是一个诡异小说家,在行内也有小小的名头,但其实无论是我的读者粉丝还是同行们,无一人见过我的真面目,只知道我的笔名---死声。
  “哈哈,真逗,这年头真是实力拼粉啊,哈哈哈哈……”看着铁粉们的讨论,我捧着电脑在沙发上笑得前仰后合。原来我的粉丝和我一样,都是颜控啊,看着粉丝团把死声模样的猜想,设计得和金城武一样轮廓分明,线条硬朗,我就忍俊不禁,他们谁能想到,神秘莫测的死声,竟然是个小丫头片子。不过这个被人为设计的外表真的是太帅了,粉丝们真是可爱啊。
  我是一个诡异小说的写者,也是黑客,死声是我最大的敌人,有他在,所有讨论的焦点都放在他身上,连我最引以为豪的匿名作品竟然也会被猜想成死声之作。看着吧,这些愚蠢的人类,还不知道自己对着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顶礼膜拜,真是可笑。黑暗的夜晚,我只能死死盯着论坛上热议的画像,脸上的虚汗稀释着理智,滴落在一个阴暗而又伟大的计划上,时刻都在空气中发酵……
  我狰狞一笑,修长颤抖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出:人间的残酷取代不公,真的死声会替代假的死声,一切都在顺利地暴露。
  正在论坛上装成粉丝的我,欢欢喜喜地和其它人打成一片,七嘴八舌地讨论玩笑。有东北大碴子味道的:“死声整个言情的电视连续剧给俺粗瞅瞅呗?”
  粤语的回答一句:“搞咩言情,同泥呀,我要讲,定系悬疑推理嘅。”
  台湾妹妹楼下紧随其后发言:“都不要吵了啦,死聲最近很累的嘛,死聲寶寶你最近要好好休息哦,我們永遠都支持你噠。”
  真好,看到大家对我的期待与关心,内心满足感与成就感爆棚。我喝了一大口咖啡,最近很爱用它提神,来消除仿佛一直都有种熬夜的疲惫感,明明都很早就睡下了啊,我不在意地抖抖肩,继续创作我的最新小说《南风》,取意北周庚信的“楚歌饶恨曲,南风多死声”,希望创作一部史诗级的诡异小说,流芳百世。一想到这个伟大梦想,身体里死声的才华如洪荒之力,蛮横而出,似乎体内有未知的种子在破土而出,还发出生长时肢解的声音……
  是夜,我戴着鸭舌帽,外加卫衣的连帽,双手流畅地低垂着,埋着头,在漆黑的笼罩下慢慢走进有光线的地带,开始计划的第一步。一家整容医院,医生拿着我给他的画像,用那样的眼神看着我说:“你确定要整成这样吗?”我看着和医生耳语后的小护士也用同一种眼神打量着我,一种陌生人在了解你之后更陌生的眼神。我冷漠而又淡定地点头,在完成准备工作之后,手术终于来到了我的面前。我看着麻醉剂缓缓注进我的血管,眼皮终于失去了厚重感,溃败的耷拉了下来……
  清晨微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钻进了我的嗅觉里,不自觉地皱眉,却让我清醒地感觉到自己的脸部……我的脸……我猛地坐了起来,在窗户的反光里,我看到了一个穿着病号服,全脸缠绕绷带的我。我怎么会在医院里?啊……脸一动好疼,怎么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惊慌的地跑了出去,着急地抓住一个正朝着我走来的护士,我快要崩溃了,焦急的舌头抓不住字眼,只能一个劲地揪着护士的衣服晃动,宛如一个疯子。护士轻抚了我的肩膀,微笑地对着我:“整容手术很成功,你不用担心了,一个月之后就是恢复期了。”
  我看着护士鲜红的嘴唇一闭一张,好像幻觉,让我更加无助地眩晕恶心,我怔住:“什么整容?我昨晚很早就睡了,谁把我送到医院,并且让我整容的?”接下来护士的话让我难以置信的地绝望了,是我,是我自己来到了医院,并且强烈要求医生整容。
  灭顶的恐惧感包围着我,恍惚中,我又听到:“你说你一个挺漂亮的小姑娘偏偏整成……唉,没法说啊,不过,中性风也挺个性的,那你先回自己的床位吧,现在还很早,我一会带张医生来看你。”说完,我望着医院长长的走廊,像一条让人喘不过气的灰色隧道,一直延伸到了心底的绝望深渊里……
  一个月之后,我望着镜子里陌生的自己,决绝地服下了一颗安眠药。我知道,作为双型性格的自己,白天,意味着清醒,同时也意味着痛苦,或许,夜晚醒来的自己才会开心地接受这张粉丝所幻想的面孔,那么,就让我活在黑暗里做个夜行人,真正的死声。
  是夜,我睁开双眼,镜子面前的自己满意地扯起了一丝邪佞的笑意。我终于拥有了这张粉丝所爱的面孔了,接下来的计划简直更加精彩,在你这个小丫头消失于世界之前,我要你时刻被惧意笼罩,尝尝我曾经无处安放的孤独与绝望。邮件发送成功,我看着电脑上那一行刺激让我血脉喷张的文字威胁,手指敲击着玻璃桌面,狡猾似乎是一只狼,耐心而又夸张地等待着那只毫无察觉的小白兔,一种猎捕的快感,我仿佛已经尝到血腥的味道了……
  清晨,丝丝光亮唤起了将醒未醒的我,阳光暖暖的,很美好,斜斜地洒在旁边的电脑本上。自从将自己白天的世界让给黑暗的那个自己以后,《南风》的创作就搁浅了,我不再忍心,趁着清醒,打开电脑,一封邮件跃至桌面,我以为是签约公司,打开之后,背后瞬间一阵凉意:“黑暗终将替代白天,上天赐给了我死声的面孔,只有我才是真正的死声,至于你,会在无人的角落死去,从开始到结束,你,都无法改变。”我看着鲜红的字眼,突然,一个恐怖的认知席卷而来,我颤抖地冲到楼下书房里,打开台式电脑,看着看着,终于止不住哽咽到泣不成声。原来,黑暗中的自己是那么无助绝望而又阴狠,那一本本未完的草稿象征着失败的创作,那诅咒恶毒的话语,象征着内心的扭曲与嫉妒。殊不知,自己心里恨着万万遍的人竟然是自己,最大的敌人更是自己,太可悲了,我的眼泪溃败成河,我在自己设计的圈套里鬼打墙,很累,身体很累,心里的枷锁更难摆脱!我看着桌边的安眠药,那个自己也需要它吗?呵呵!我苦笑,拖着干枯的双腿,来到楼下,于是,在安眠药的作用下,永无止境的白天,永无止境的创作开始了……
  1988年,《南风》问世,作者死声,封笔之作。

 “我不是死了吗?这里是哪里?”

  肖樱很是疑惑,她明明是趁着妈妈去办出院手续的机会,偷偷地服下了安眠药。

  但是很快,她认出了这正是给她治病的医院。而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就在走廊那头的404房间。于是,她沿着走廊继续向前走。

  突然,一个护士穿过她的身体,急匆匆地向404跑去,口中还在叫着“王医生,出事了!”

  闻言,肖樱顾不得惊讶于刚刚那诡异事件。她跟上前面的护士,想要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王医生,那个肖樱死了!”护士关上门,紧张地说。

  王医生坐在皮椅上,头也不抬,淡淡的说道:“慌个什么劲!死就死了!没出息!”护士在原地转了几圈,心下难安。她咽了咽口水,说道:“可是,她并没有生病!是我将她的病历卡给弄错了,是我害死了她!啊!”说着,她觉得脖子下面凉飕飕的。

  肖樱站在两人的面前,震惊的无以复加。

  她居然没病!那么这三个月里,自己的苦苦挣扎算什么?爸爸妈妈四处筹钱给自己做手术,一夜满天白发又算什么?

  “瞎嚎什么?晦气!哼!她死得倒是干净,害得老子白白损失了一大笔。”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死声金沙网站手机版:

上一篇:【荷塘】两个精神病(微小说) 下一篇:热(闪小说)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