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站手机版_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热门关键词: 金沙网站手机版,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兄弟
分类:小说

1960年的农村,人人吃不饱饭。生产队大食堂煮的粥,清澈见底,没有几粒米。
   那年的冬天,王庄村的胡萝卜却意外丰收,所以大食堂里顿顿都是胡萝卜 。而只有五岁的小香却不吃胡萝卜,饿得她抬不起头,站起来都费劲,倔强的她宁可饿死也不吃。小香兄妹七个,两个哥哥,四个姐姐,她是最小的。她的娘心疼坏了,整天以泪洗面。她老实巴交的爹,只是唉声叹气,没有办法。那时,家家都不让私有粮食,所以借也没处借。
   生产队倒是有一点米,但那是全村一千多口人仅有的口粮,是动不得的。当时小香二十三岁的大哥大宾是生产队的会计 ,他娘向他提起过,想通过他偷偷弄点米,但大宾思想觉悟高,回绝了他娘。大宾说,小香那是饿得轻,真受不了了,会吃胡萝卜的。
   小香的二哥二宾,那年十九岁,看着小妹妹快要饿死了,心疼不已。 于是,趁着月黑风高的夜晚,撬开生产队仓库的锁,偷出了十多斤米,半夜偷偷用茶缸煮了些,让小香吃。吃了米的小香第二天立马精神起来了。尽管二宾嘱咐妹妹不要跟别人说吃米的事,但小香还是跟他大哥大宾说了,因为她觉得大哥不是别人。
   一向公而忘私的大宾立马向生产队长举报了二宾,于是二宾被挂上“盗窃犯”的牌子,游行示众。村里开了批斗会,批斗二宾的同时,也表彰了大宾的大公无私,大义灭亲。
   二宾订好的婚姻,邻村同岁的漂亮姑娘,也因为此事黄了,二宾到三十岁才娶上媳妇。
   于是二宾恼恨上了大宾,骂他自私自利,冷漠无情,为了捞政治资本,置亲情于不顾。而大宾也一直看不起二宾,说他思想落后,手脚不干净。因此兄弟二人谁也不理谁,见面像陌生人一样。
   1983年,已是村支书的大宾,因处理村里的两家族的事务,得罪了其中一家。一天夜里,这家的两兄弟找上门来与大宾争执,这两兄弟嘴里骂骂咧咧,来势汹汹。他俩仗着各自高大威猛, 知道大宾兄弟俩有矛盾,觉得与大宾一墙之隔的二宾不会管他大哥的。刚开始二宾一家听到大宾家的争吵,二宾媳妇说,人家欺负你哥嘞,你不去看看?二宾不屑的说,活该,当官迷,别说人家骂他了,打他我也不会管的。
   后来,真的动手了,大宾被两兄弟按在地上打。此时,二宾出现了,手里拿着一把铁锨,没防备的两兄弟,都被打翻在地。
   过后两兄弟中一人鉴定成轻伤,二宾还被劳教了仨月。
   二宾出来后,大宾托人想和二宾和好,二宾说,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直到现在,七八十岁的两兄弟见面还是形同陌路。   

我对任何人都说,我排行老三。但我很早就知道我在家排行老四而不是老三。那是母亲告诉我的,我的上面还有一个三哥,不到三岁就夭折了,于是我就顶替了三哥的位置做了一辈子的“老三”。
  三哥出生在1958年的年初,出生后不久,家里的锅台就被拆了,一家人随着全村的人一起吃生产队里的食堂。食堂刚刚开办时还好,生产队里还有东西做给社员们吃,但不知道为什么,不久食堂里就没米下锅了,社员们渐渐地就吃不饱开始饿肚子了。随后情况越来越糟,社员们连半饱也吃不上了,村里开始出现饿死人的现象了。
  社员们到食堂里去打饭是按照人口打的,一人一份,不分男女,不论老少,一律平等。那时,我的父亲在木业社工作,不在家。家里就剩下了大哥、二哥、三哥和母亲四口人。大哥、二哥都已长成半大的小伙子,是人一生当中长身体最快的年龄,也是饭量最大的年龄,特别地能吃。每顿从食堂打来的饭连一半也不够。大哥、二哥连同母亲开始饿得走路打晃,眼见得就会出现人命。
  这时,我的大堂兄到我家里来了。大堂兄是大伯的长子,比我的父亲还长两岁,是我家族中年龄最长的人。大伯那时已经去世,整个家族都由他照应着,家族里的事就他说的算,何况我的父亲又不在家?他还在生产队里当会计,有着一定的实权。他看着我的母亲和我的三个哥哥的情形,对我母亲说“三婶(我的父亲排行老三),不能这样下去了,这样下去要坏大事的。从现在起,我每顿饭再给您多送来一份,另外不要再给焕民(三哥的乳名)吃了,得保住你们娘儿三个。”
  从那以后,每一顿饭大堂兄都会送来一份来路不够光彩的多出来的一份饭。可是大堂兄发现,我的三哥一直还和原来没有太大的差别,大堂兄起了疑心。于是,有一天他来得格外早一些,发现我的母亲依然把饭分给了我的三哥。大堂兄发怒了:“三婶,为什么不听我的?您知道吗?这样下去会坏大事的,搞不好你们一个都剩不了,知道不知道?我不想保住焕民吗?保住他就有可能丢掉全家人的性命,知道不知道,三婶?”
  我的母亲何以不知道大堂兄说的道理呢?但是,让一个母亲亲手饿死他的骨肉,这该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啊?我的母亲说:“那以后我不吃了。”大堂兄瞪圆了眼睛说:“你不吃了?你以为你饿死就能保住他们三个吗?你不在了等于全家都不在了。三婶不能糊涂啊!我知道你心里的滋味,但是咱没办法啊!狠狠心吧。”母亲含泪点了点头。
  母亲虽然点了头,但并没有取得大堂兄的信任,大堂兄深知要让一个母亲亲自饿死她的儿子该是多么难的一件事啊!从此,大堂兄每顿饭都监督着母亲不能给我的三哥吃,省下来的饭主要分给了我的大哥和二哥。
  我无法想象本来就饿着肚子的三哥被停止吃饭后的感受,我无法想象三哥看着别人吃饭他吃不上时的表情。我只知道的是,母亲告诉我,三哥很快就不行了。这时大堂兄又亲自给三哥喂了一点饭,三哥又多撑了几天。后来每每如此,大堂兄总会再给三哥喂上一顿饭。
  三哥到底还是不行了,终于咽下了他的最后一口气。当我的母亲把大堂兄找来的时候,大堂兄说:“别跟别人说,放到床上,用被子蒙起来,到食堂照样领他的饭。”
  三哥,在他死后,还继续为在他的家庭,为他的两个哥哥,为他的母亲做着贡献。他的两个哥哥、他的母亲在他用生命来做奉献的帮助下,终于熬过了那段时光活了下来。他去世的三年后,他又多了一个小弟——如今还能为他写点文字的我,顶替了他的位置,成了“老三”。
  母亲、父亲多次对我说:“你的大堂兄是咱一家的主心骨,没有他就没有咱今天的一家人。”
  如今,大堂兄、母亲都已去世多年。天堂里,不知你们娘儿三个是否还会见面?倘若能够见面,我想对母亲和大堂兄说,你们不必向我的三哥道歉,因为这事与你们无关,我的三哥是不会埋怨你们的。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兄弟

上一篇:分地的故事 下一篇:自己树上结的别人的果子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