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站手机版_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热门关键词: 金沙网站手机版,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柳岸】平衡(微小说)
分类:小说

榆琳市委、市政府的住宅小区并不像贾平凹小说里形容的那样豪华。但楼群座北朝南的可谓是天天有事非,有事听说嘴。
   小区门口是路边花园、公园、抑或叫广场都可以,算是多功能场所。
   小区马路对面不远处是生活综合市场,而路旁不乏常年有卖水果、凉皮、针织小百货等小商小贩的婆娘、小媳妇。
   春夏秋冬里,特别是夏日的傍晚,小区门口三五成群的男伙伙、女簇簇坐在长椅短凳上,谈天论地、谈自己只要能说成是一句话的事情;论自己毫无佐证的流言蜚语。
   而今天他们要说啥?或被作者删除掉了,但那些小商小贩的咬耳话,却引起了作者的关注。
   只见“小百货”一个哈欠,不等干涩的上下嘴唇完全合龙时,即是一个下沟子拧、上脖子歪,表情抽象成七分神秘三分掩地把右手缩在下颌处伸出食指,又朝看着小区门口是指非指的对“水果、凉皮”媳妇说:“看那长条椅上的四个女人,卷毛毛头发的是市委办公室副主任的老婆;穿蓝长裙的那个是法改委刘主任的太太;紫旗袍的是交通局王局长的二婚;白裤、红衫的是市民政局长的爱妻。”
   此时里,“凉皮”媳妇一听,更加深入那些官太太的心思,无不有三分羡慕七分嘲讽的说:“钱多穿的艳,苦恼心尖串;出门一人笑,上床缺一半。骚不骚、羞不羞的天天望眼等老汉。”
   “就是的,别看她们牛得老汉当了官,实际等于没老汉;别看我们穷罢穷、累罢累,天天有老汉搂着睡……”
   “嘿嘿嘿嘿,嘿嘿嘿嘿……”
   还不等“水果”媳妇是否真的为自己找到心灵平衡时,听觉的婆娘们已经发出了并没有被“幸福”所认可的倾倒性狂笑声。
   看来当代几十年,中国当官的男人少回家,并不仅仅是个“美丽”的传说啊!

“叮铃铃”,随着一阵铃声,一个男人骑着一辆自行车进了村子。虽然前面并没有人挡住去路,但是他还是习惯地捏铃,以引起大家的注意。他的自行车很平常,永久牌的,有点破旧。但有个与众不同的很扎眼的饰物,那就是在车头上两个手把中间竖着一根八号铁丝,铁丝上挂着几条红布,随风飘扬。红布已经十分陈旧,而且很油腻,似乎快要滴下油渍来。在益店镇上,一看到这个红旗子,认识的或者不认识的,都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这是劁猪骟羊的老刘。老刘除了自行车有特点外,穿着打扮也有与众不同的两个亮点。头发在头顶上沿着一条线向两边分开去。这叫分头。头发上还打了很多头油,看起来油光耀眼。因为头油打得比较多,定型好,无论自行车骑多快,风多大,头势都不变。另一个亮点是脚蹬皮鞋。农村人一般不穿皮鞋,而老刘的脚整天在离地半尺高脚踏上,所以皮鞋不沾土,总是很亮。
  女人们见了老刘,就把脸转过去,假装找地上掉的针线,即便是再面熟,那也是绝对不打招呼的。不是老刘乡声不好,而是他这个烂怂职业的缘故。男人们就热情一点,说老刘过来啦?嘿,头越来越油光了,滑到苍蝇绊倒虱,别走,急啥呢。老刘就停下车,一条腿站在地上,一条腿撘在车梁上,说劁你呀还是劁你婆娘呀?麻利点,我忙着呢。男人就说,你狗日烂嘴胡说,不和你说笑了,我家的猪娃都大了,公的耍鞭呢,母的跑圈子呢,赶紧给咱劁了骟了吧。老刘一听真有生意,就眉开眼笑地跟着男主家往后院里走。后院里养着猪几头半大猪娃,它们看见了老刘,仿佛见了老虎,吱地一声一齐跑开了,挤到墙角不敢动弹。
  老刘是益店镇有名的骟匠,手艺高超。他进了猪圈,先从裤腰带上的一个油腻腻的像旱烟袋一样的袋子里摸出一把手术刀,咬在嘴里。然后一个箭步上前,一下就把青春期的猪捉住,快速放倒在地,然后准确地找到母猪腹部离输卵管最近的部位,抓公猪的睾丸更不用说。他从嘴上取下手术刀,蹭蹭几下,就好了。猪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不能生育了。虽然不缝合,但伤口从来没有感染。挑完猪,老刘让主家端一马勺水,把手和刀子冲洗一下。刀子依旧装进身上的口袋里,顺便把猪蛋装进另外一个口袋。男主人很客气,对婆娘说,快给老刘拿烟来,抽根烟,看把人辛苦的。婆娘立刻抱怨说,还没烧火呢,哪里来的烟呢。男主人又说,老刘,快到屋里坐,到吃饭时候,你也别客气,喝点水再走。婆娘还是一个劲儿抱怨,说坐屋里干啥?屋里太冷了,要坐坐到大门外边,外边凉快。老刘就苦笑着说,乡党算了,你婆娘嫌我臊气,快开钱吧,开了钱我就走呀,不打搅了。
  老刘的职业决定了他是没有女人缘的。婆娘女子都不喜欢他,一直找不下媳妇。三十三的时候,有人又给老刘在离益店镇比较远的外乡介绍了一个对象。人家女子她爹妈问媒人,这娃是做啥的?媒人不敢说是劁猪骟羊的,就说一个好听的:娃当民兵呢。女子她妈马上生气了,说不就是在务农么,为啥拐弯子哄人?我们全村小伙子都是民兵呢。媒人不死心,又笑着说,我和你开玩笑呢,看把你急的,这娃有手艺呢,是做计划生育手术的。女子她妈一听立刻高兴了,说原来是赤脚医生呢。待到老刘和女子见面的时候,一看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女子,心想人家一定看不上咱。于是,就离两丈远站着,也不说话。但女子却很热情,说你站那么远干啥呢,我又不吃人。说着,就凑到老刘跟前。她闻到了老刘身上的两种味道,骚气味和酒精味。她相信了,这是赤脚医生。
  订婚没几天,老刘就让媒人催着结了婚,生米做成了熟饭。婚后日子过得也很平静。老刘天天骑着自行车去上班,只是车子上的红旗旗没有了。回家进门的时候,嘴里唱着戏,手里提着给媳妇买的麻糖和油糕。媳妇也很贤惠和殷勤,每次都把饭给老刘递到手上。晚上睡在炕上,两人还唱几句秦腔。唱完了,媳妇余兴未尽,又问老刘,说你今天做了几个计划生育手术?老刘也许是太高兴了,忘了戒备,说一共做了九个,四个公的,五个母的。媳妇咯咯地笑了,一边笑,一边伸出纤纤玉手在老刘的脸蛋上拧了一下说,人咋能论公母呢?你好好说,是四个男的,五个女的。老刘用笑声掩盖了自己的尴尬,说就是,就是,我这人没文化说习惯了。你上班的医院在哪里?我想去看看。媳妇说这话的时候,并没有怀疑老刘是假的,而老刘却惊慌起来,说医院远得很,你要是真的想去,那就不要去了,睡吧,我今天做手术有点累了。老刘把话题岔到睡觉上,两口子就搂住睡了。可是,雪里埋不住死人。时间长了,老刘还是不说自己上班的医院在哪里,这让媳妇起了疑心。有一天,她偷偷跟在老刘身后,看他到底去哪里。谁知道竟然发现了天大的秘密:老刘出了门七拐八拐,从一个柴火堆里取出一个八号铁丝挑着的红旗旗,插在车头上,然后骑着上路了。原来,这狗日是个骟匠。媳妇气得夹着包袱回了娘家,再也不跟这个假赤脚医生过日子了。丈母娘觉得把人丢完了,气得差点喝了农药。
  老刘没猴耍了,但依旧骑车去上班。大概过了半年,有一天,老刘骑车走在路上,看见一个算命的老汉,就停下来,说你给我算一下,看我啥时候能有个媳妇,啥时候能有个娃!老汉把老刘端详半天,叹口气说,命里没媳妇没娃,就算勉强有一半个,但绝对没娃。老刘很惊讶,说为啥?老汉指了指老刘车子上的红旗旗说,你是弄啥的自己不知道啊?你把别人都骟了,你也生不成,唉,作孽太多,老天不饶你。
  有一天,心情不好,胡思乱想没看路,老刘骑车撞在一辆汽车上。老刘被撞得晕晕乎乎,隐隐约约地看见车上下来一群穿白戴孝的,心想自己大概是死了,算命老汉的话真灵验。其实老刘没有死。汽车是省城一个医学院的,里面坐着一群来搞开门办学的教授和学生。几个教授一看,老刘伤得并不要紧,就是蹭掉了一点皮,还有软组织损伤,立刻就地为他包扎处理。他们到底是专家,处理老刘这点伤,就像老刘劁猪一样,三两下就好了。
  有个教授对老刘自行车上的红旗子生了兴趣和好奇,一问才知道老刘是个骟匠。医生一拍大腿说,可遇到知己了,踏破铁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原来啊,这个教授是专门研究睾丸和男性不育的。他告诉老刘,猪睾丸里有雄性激素睾丸酮,对男性病有治疗作用。老刘一听恍然大悟,说怪不得呢,我拿猪蛋蛋喂狗,狗吃上墙呢,这人要是人吃了,怕是要上天呢。教授笑着说,上天说不准,上床一定没问题。
  教授提出要和老刘合作搞科研,老刘吓了一跳,说我没有啥文化,哪里能和你一起搞科研呀。教授说,咱俩合作,我有技术,你有场地和睾丸,这不就好了。于是,教授就住在了老刘家,把老刘的房子做了实验室,养了许多大白鼠。他让老刘把每天割掉的猪羊睾丸收集回来,喂食这些白鼠,进行科学观察,一直干了两年。后来,教授研制出一种治疗男性不育的药物,获得科技奖。老刘和教授一起去北京领了奖。奖品是一只钟表和一只手表。老刘是本分人,自己拿了一只手表,把钟表让给了教授。老刘说,你贡献大,应该要拿大的;我贡献小,应该拿小的。教授明知道这只手表价格是钟表的十倍,但也不说破。因为老刘为了这个科研确实付出了很多,屋里成了实验室,臭气熏天,老鼠喧宾夺主,满屋乱窜,谁还敢给老刘介绍对象?可怜老刘天天晚上光棍打得炕响。
  老刘有了手表,这在益店镇上是新鲜事,就像日头从西边出来。从此老刘进了村子,不再被女人们冷落了。一个说,看!那劁猪骟羊的,手腕上明晃晃亮锃锃白花花惹人眼的,是啥吗?另一个说,你咋黑着呢,那东西是手表,戴在手上看时间,还能辟邪!女人们一边议论着,一边围拢过来。争着看老刘的手表。骟匠,把你手腕抬高点,让我们都瞅识一下嘛,不要这么啬。妇女们一齐喊。老刘很慷慨,一点都不吝啬,把手举到天上,和太阳一样高,一样耀眼。其实,天上没有太阳,只有老刘的手表光芒万丈!
  女人们看呆了,像一片向日葵。一个说,牛!看这手表,炫净的,好看的,飘的。另一个说,原来不是纸糊的,看样子也不是洋瓷的,怕是个白铁的。老刘沉浸在女人中间,沉浸在被羡慕的幸福中,忘了一切,忘了自己是骟匠,忘了自己没有女人缘。老刘,你有媳妇么?把我们村的女子给说一个,能行不?女人们不光是看老刘的表,她们由表及里,很快进入了问题核心。可是,说到媳妇,老刘心病犯了,难过了,低着头默默地走开了,手表和手腕也从天上收了回来。天顿时就阴了,女人们也不高兴了。一个说,娘日的,烂怂骟匠,啥了不起?不就戴了个手表么?和岐山县县长还差远着呢。另一个说,先人亏的,这手表也不知道拿啥造的,一股猪蛋的骚味!
  老刘有手表的事情,在益店镇传遍了。虽然只是一个手表,和县长还是有差别的,而且还有点猪蛋的骚味道。但是,毕竟今非昔比了。有一天,老刘走在路上,忽然想吃一顿干面!但仔细一想,没有媳妇,自己又不会擀面,今儿只好又吃拌汤。可是,他一走进厨房,就发现一只纤纤玉手把一碗香喷喷的干面递到自己手上。啊!原来是媳妇不请自回!从前可是八抬大轿请不回来的。媳妇比以前更温柔可爱了,依旧每顿饭递到老刘手上,依旧晚上上炕唱秦腔。丈母娘也来了,总不停地要看老刘的手表,拿在手里不停地摸弄。老丈人也来了,倒是没看上老刘的手表。他说你太懵了,手表太小,不及钟表十分之一,要是钟表,往桌子上一摆,多排场,就和岐山县的县长一样了。正在比划着,他忽然发现了几盒教授研制的药。老丈人仔细一看说明,啥也没说揣在怀里就走了。
  原来,老丈人有个不育的病,四处求医,多少年都没有看好。老丈人不育,那老刘的媳妇咋来的?其实,那是老丈人的养女。这里有个风俗,不能生育的,先抱养一个做“引蛋“,后面就会跟着来一串串孩子。此话果然没错,老丈人吃了教授的药,第二年就给老刘抱上了一个白白胖胖十分可爱的小舅子。老刘也不是吃素的,同样回敬了老丈人一个白白胖胖十分可爱的小外孙子。而且,凑巧的是,母女俩是同一天生的。过满月的时候,为了喜上加喜,两家放在一起过。老刘把两个孩子抱到大门外,村里人以为老刘得了双胞胎。老刘说,哪里呀,我媳妇只生了一个,另一个是丈母娘生的。村里说,别看一样大,长得挺像,但差辈儿呢,别弄混了。老刘说,放心吧,混不了。老刘高兴,把酒当凉水喝,大醉三天。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柳岸】平衡(微小说)

上一篇:【东方】憨子叔的葬礼(小小说) 下一篇:【柳岸】“苍蝇”(微小说)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