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站手机版_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热门关键词: 金沙网站手机版,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鬼屋
分类:小说

图片 1 李桂园最近一直为婚房的事犯愁。一日,路过绿地,看到开阔的空地上堆砌着好几座废弃的老房子。这种即将拆除的房屋任谁都不会有兴趣,一路开过去,景色宜人,李桂园第一次看到蓝色的天空,碧蓝碧蓝,惊喜之余不断按手机上的拍摄键。
  阳光洒下,被车玻璃反光,今天有一些热,他特意穿了一条短裤和拖鞋,虽说开车穿拖鞋既危险又违法,不过对老司机而言,这些不算什么。这个城市早已不见交警的身影,以至于让人怀疑这个职业是否依然存在。
  继续往前开,两边是一排排的样板房,房屋结构和布局很小气,造型怎么看都像是压缩的纸盒,而且哪一家开放商似乎也都是用同一个设计师,完全看不出不同。李桂园环视一圈,感慨道,还是销售部的房子最好看。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是一片横幅,上书“墅量有限”,是所谓的别墅。别墅贵,所以稀少,而且看着像一个妈生的多胞胎。别墅后不远就是居民楼,居民楼盖得比天高,似有将苍穹捅下的架势。李桂园偷偷瞄了几眼,却发现说是别墅,既没有独立车库,也没有游泳池等别墅该有的设计,甚至连树都没有几棵。中国的别墅很容易让人感慨,只是大而已。
  抱着一辈子只能瞧瞧的心理,李桂园并不失落,反正以他的经济状况连二手房都买不起。他和现任妻子早在一年多年就已经领证,只不过既没办喜酒,也没有通知任何人。甚至自己和女方的父母都不知情。
  李桂园的妻子叫我孙子志美,是一名中日混血,母亲是移民的上海女人,夫妻俩住在大阪,父亲我孙子武丸是一名侦探小说作家,代表作《猛龙过江》,因为喜爱李小龙才娶了中国女人。我孙子志美是他们第四个孩子,疼爱有加,管教也相对严格。
  我孙子志美常说,父母到现在还以为自己是单身,如果真告诉他们,为了女儿能过更好的生活,他们一定会反对。于是,也就有了这次的先斩后奏。
  “等买了婚房再告诉他们吧,这样大概也不会反对了。”
  我孙子志美当时是先用日语说,后来才改口用中文。她的中文是跟母亲说的,母亲住不惯大阪,有时候思乡情切会买来国语版的电影,边看边落泪,而此时,在她身边的就是志美。
  由于中日无论从习俗还是相貌上都无限接近,我孙子志美怎么看都混得不够标准,像一杯水倒进了另一杯水。我孙子志美个头像父亲,有近175公分,容貌秀丽,有着高耸的xx,紧实的xx,尤其是头发扎起来的样子像极了毛利兰。
  这样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如何爱上李桂园呢,大约也只能用运气好来解释。
  李桂园打开车内的音响,《有个爱你的人不容易》,他记得这似乎是某部电影的主题曲,可是他不记得是哪一部了。
  乘着风,听着歌,不一会儿工夫,拉货的地点就到了。
  忘了介绍,李桂园是一名小型货车司机,每天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加上已奔三,所以,内心对成家的渴望非常强烈。
  而离他的目的达成只差一套婚房。
  可以厚颜无耻地找父母讨啊。一般中国男人大抵都是这么想,这么做的。可是李桂园生性倨傲,自知父母的辛苦,不愿为他们再添负担,而且,他深知父母为了他这一个宝贝儿子肯定会东拼西凑,卖血卖肾,因此连有女友的事也都一直瞒着。
  李桂园虽然个头不高,还顶着古烟任三郎式的蓬松发型,可是,他心高气傲,虽然现在不名一文,可是,他相信只要努力,总有成功的那一天。
  这段日子,他总是边开车边盘算着哪有便宜的房子,四处向身边的朋友打听,最后总是杳无音讯。李桂园也感慨,真有,他们也不会告诉我吧,毕竟都是囤房的老手。他身边很多人手底下已经有好几套房产,可是,仍然哭穷,连买瓶王老吉都不肯。
  李桂园暗骂道,守财奴,一辈子金钱的奴隶。
  殊不知,这种骂于中国人是无效的,中国人是甘心情愿做奴隶的,房贵的时候做房奴,人贵的时候做人奴,五千年历史也没能改变分毫。
  没找到房子,在老婆那里也不好交代。我孙子志美虽然是混血,还是偏中,有着国产妇女标志性的话痨属性,一说起来就是上下五千年,银河地平线,总之,天南海北地侃,说得李桂园面红耳赤,焦急烦躁。他甚至觉得,再不找到,离去六院也不远了。
  车子最终驶向一家做淘宝生意的货仓。李桂园每天都按照同一路线来往这家小公司,已经快三年,早已轻车熟路,就是个Z字型,说闭上眼都能找到亦不为过。
  里面包装洗衣液洗洁精等物品的工人包括客服部最多也不超过七人,是个典型独自创业的故事。和一群陌生人每天工作是很无趣的,好在这四人都是亲属关系,里面居然还有一个孕妇,李桂园每次都会多看两眼,眼看着肚子越来越大,像滚雪球般。
  每次去都有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围在他身边,帮他上货,然后做出各种搞怪的动作。他是其中一对夫妻的孩子。他最爱做的事是从车上跳下,然后摆一个酷酷的pose,李桂园每次去他都很开心,临走还会和他挥手告别。这让李桂园有非要一个孩子的想法。
  刚停好车,他就灰溜溜地过来了喊叔叔,李桂园递给他一根棒棒糖,他张开全是缺口的牙然后摇头。李桂园只好微笑着收起棒棒糖。
  此时,孩子的妈妈走过来,她个头不高,是个矮胖的妇女。
  “小李啊,挺锁你在找放字啊。”
  李桂园听过很多遍,于是一下子就听懂了。
  “有什么好介绍啊?”
  李桂园并未抱期望,和对方只是点头之交,随口应答而已。
  “这事不好说,如果你不是急用,这放字的事我都不打算提。”
  “听不懂,阿姨。”这次,他是真的没听懂。
  “放字是便宜,就是不干净。”她故作神秘地说。
  “打扫一下就好了,我不介意。”
  “你还真听不懂,我的意思是,不吉利。死过人,闹鬼。”
  李桂园一听当下蒙了,搞半天是鬼屋,这要让老婆知道,还不阉了自己。仔细想想,李桂园婉言谢绝了。阿姨一摆手,既然你不要,我就介绍给别人。
  “给您添麻烦了,阿姨。”
  开车回家的路上,李桂园环视着四周依然耸立的高楼大厦,虽然这些水泥墙冰冷冷的,起不来感情,可是每个人都飞蛾扑火一样朝它微笑,他想不明白,多年夫妻,多年相识,有时候还不如一套房子,是自己跟不上时代还是这世界从未改变,是自己的思想一直有误?
  他曾经交往过一个女友,离开他的原因很现实,混得不好。没钱,没房,再关心,再体贴也不如那一幢冰冷的水泥。最后她选择了嫁人,李桂园心里明白,她嫁的只是那套化学物质凝聚的一个个小房间。所以,他发誓,这辈子都不要和这种人再见面。
  “我会过得比你好,后悔的一定不会是我。”
  李桂园又打开了音响,还是那首熟悉的曲子,有个爱我的人的确不容易。
  我怎能再次错过?!
  行驶到红绿灯,车子停了下来,李桂园拿起了手机,摁下号码。
  “阿姨,对不起,那房子多少钱,我要了。鬼屋而已,不要紧,我老婆最爱看鬼片。”
  住进鬼屋一个月后的某一天,卖洗衣液的淘宝货仓,一个两三岁的小男孩一口缺牙在玩耍。
  孩子的妈妈正在包装,手机突然响起。
  “志美啊,谢什么,小李摊上你做媳妇老幸福了。是啊,是啊,男人就是死要面子,说句实话,你父母也真舍得,在那么好的地段给你们小两口买房子,还不告诉他。做父母也真不容易。他没发现吧,哦,没有就好,还是让他得瑟个几年再说吧。男人就像小孩,得哄骗着才甘心。”
  说完,她放下手机,旁边的姐妹投来羡慕的眼光。
  “姐姐真厉害,连鬼屋都卖掉了,还卖了个高价。”
  她喊来孩子,抱在怀里。
  “这年头,也只有赚那些傻女人的钱容易。”
  孩子的眼珠子乱转,把这些话都提听了进去。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鬼屋

上一篇:警示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