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网站手机版_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热门关键词: 金沙网站手机版,金沙js娱乐场官方网站
离奇的梦
分类:小说

  梦中的世界是真是假,谁也说不清楚。我们所处的世界究竟有多离奇,多复杂,谁又能说得清呢?
  这日,我正在市面上闲逛。突然,人群骚动了起来,大家都大嚷着‘闯王!闯王!’我拉住一个衣衫褴褛的白发老翁好奇地问道:“闯王是谁啊?”那老丈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视着我:“闯王是百姓们的大救星。他不纳粮,不上税,是专为咱穷人打天下的。”说罢便甩脱我的手,随着人流向城门涌去。瞧着那一张张欣喜若狂的面孔,我不禁嘀咕道‘如今这世道草头王多了去了,此君该不会又是个大忽悠吧?’要知道,我这个游方郎中年纪虽不算大,但见过的大将军,大元帅可着不少。他们一个个都有个响亮的名号‘治世王、承天王、永宁王、昌明王、仁徽王、诚平王、顺义王、隆兴王、济德王等等,等等。并且纷纷打出了类似‘吊民伐罪,安邦定国,抚危拯溺,兆谋布德的旗号,可实际上与这昏沉的朝廷也没多大区别。他们既杀官军又掠地方;他们今个受了招安,得了封赏,明个又焚了城郭,竖起了反旗。这般乱哄哄的,也没人说的清楚,这一干活阎王到底是兵还是贼。我心中虽这么想着,可还是不由自主地跟着大伙前去一观。
  来至前门,但见的道旁排满了迎候的民众。他们俱都挥动手中小旗热情洋溢地喊着:‘闯王!闯王!’那惊人的声势简直可以用地动山摇来形容。我呢,左右四顾,见到的尽是一双双莹莹泪眼。想来也是,苦了这么多年,大伙盼太平真个是心似油煎啊!可候了许久,大道上也未曾瞧的一个人影。就在众人焦躁之时,一名气度不凡的长者来至街心扬声道:“闯王今个到不的了,大伙先回吧。咱明日再与此处集会。”于是乎,大失所望的百姓们纷纷叹息着散去了。
  第二日,我患了风寒,一连月余都未曾下床。自己身子骨不得劲,那里还顾得上迎什么闯王。待到将养的差不多了,家里也断了炊,也只得勉力外出采买。这方一出门,便见的民众们又自排在道旁欢声雷动。稍一打听,才晓得原来是新皇要入城了。新皇?那么说闯王要登基了。怪不得这般阵仗。“唉,别瞎说。小心招来祸事。李闯前几日就退出了北京城。而今是吴大帅保着太子爷要继位了。”旁侧的大叔好心提醒道。李闯王兵败了。我一时转不过这弯来。他不是尽收天下之心么?他不是均田免赋么?他不是五年不征么?就在我满心不解之即,远方旌旗招展,烟尘中千军万马滚滚而来。‘吾皇万岁!吾皇万岁!’父老们纷纷俯身叩拜。‘吴大帅忠心社稷啊!这满朝文武也唯独他没有归降闯逆。太子爷仁贤啊!他必能复兴大明,护佑黎庶。’一时间交口称赞之声不绝于耳。听了这些发自肺腑的至诚之言,我心中一阵的发苦。丧乱之即,百姓惶恐无主。逮住个出头鸟便当作救命稻草。但愿这位太子爷能不负众望,成为一代明君。
  大救星在民众们的翘首期盼下终于进城了。可万不曾想,来的不是那皇太子朱慈烺,而是杀人放火的鞑子兵。这么说,大明真的亡了?这么说,汉家的江山真的保不住了?顿时,恸哭声响成一片。‘睿亲王至此是来诛杀闯逆的!是来给君父报仇的!这天下,眼看就要太平了!所以,大伙要笑啊!’还是那位长者声情并茂地号召道。听了此言,有些人拭去眼泪,又舒心地笑了。我呢,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便悄悄地走开了。兴许是病体未愈,亦或是心绪不佳,我就觉得这头昏昏沉沉的,这一不留神,脚下绊了一下,就人事不知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才悠悠醒转。睁开酸涩,困倦的眼皮,面前赫然呈现出两张笑脸。“落花兄,这坠尘汤滋味如何?”其中那个资神奇伟的青袍儒生含笑问道。“你是----沧浪散人?”我凝视半响才迟疑地问道。“看来,道兄历世情深,竟浑然忘了自个的本来面目。”那儒生大有深意地笑道。“本来面目?”经他这么一提醒,我这才恍然大悟。禁不得苦笑道:“仙长,你要参悟那‘无心诀’,却硬拖着我来以身相试,还生生拽来了梅花老祖当这个见证人。岂不知心魔乃是自招,烦恼无有解己。那有以俗心断舍离的?”“小友此话说得好。吾身处在浊世,故迷失染著,无觉无知,这便是所知障啊!”那银发飘洒的梅花老祖不由鼓掌笑道。“老祖您修行日久,见识广博,可有那解脱之法?开悟之道?”我如是问道。那梅花老祖抿了口香茶,缓缓开言道:“依佛陀所说,这要做到净觉虚寂啊,当去贪,忿,妄,诸念,无的颠倒闭塞;无的忧念顾恋,方能断绝疑网,明慧彻。”“说的不错,只不过这大乘法门,又岂是我等微末散仙能深悟的。往往依葫芦画瓢,只会误入歧途,愈陷愈深。”那沧浪散人却神色复杂地感叹道。一时间,我三人俱默然不语了。
  回思往事前尘,那么多的爱恨交织;那么多的恩怨纠葛,又岂是一念能除的了的?唉,少不得要退居洞室,拔诸苦痛了。只是这天劫将至,又那待的你从容修这琉璃心境了。‘行经冬夏履春秋,笑看人世心无忧。浮华扰扰终一梦,万般幻像尽成空。’那沧浪散人踌躇半刻竟将那半盏残汤泼在室中的熏炉上。但见的一阵青烟生起,屋宇,器物还有内中的二人俱在浓雾中模糊消散了。
  一阵凉风吹过,我一个激灵自竹榻上坐了起来。抬眼明月当空,扭首一汪寒潭,旁侧盛开着一树梅花,枝上还有只小巧的青鸾。我扬头望望皎然的月色,又端起那半壶冷酒不由得凄然一笑,这蜃魇酒还真是奇妙啊。我轻饮了一口,眼神复又变的迷离起来。

根据史书记载,崇祯皇帝一共七个儿子,长大成人的一共三个,分别是太子朱慈烺,皇三子定王朱慈炯,皇四子永王朱慈照。大明崇祯十七年也就是1644年,闯王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军浩浩荡荡地攻入北京,崇祯帝见大势已去,皇后、贵妃、公主们或被赐死或杀死,他绝望地叫来太子朱慈烺并另外两个儿子,亲自为他们换上民间衣服,抱着他们能够逃出去重振社稷的希望让他们逃亡,并叮嘱他们说:“见到做官的叫老爷或相公,见到平民百姓叫老爹或老兄,见到文人叫先生,见到军人叫长官,以此保全性命,勿忘父母之仇,勿忘光复明室。”并叫上心腹太监带着三个儿子一起逃亡,这些平时见了主子就叫爷的阉人们在在李自成进北京后就把三个人献给个李自成。李自成便封太子朱慈烺为宋王 ,大顺军带着三位王爷一起去攻打吴三桂,颇有点挟太子以令诸侯的味道,后大顺军兵败,三人走散。

本文由金沙网站手机版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离奇的梦

上一篇:一团火焰 下一篇:神预知
猜你喜欢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